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ff6m.com


(四十)攘外必先安内(上)  

   “呼……”听见脚步声渐行渐远,我轻轻的吁了口气,悄悄地睁开了眼,正好看到晓燕娇小的身影闪进了卫生间。其实我早就醒了,只是为了看看晓燕的反应才故意装睡的,原本以为只是一会的事,没想到她站在面前看了我们半天,让我差点憋不住气露出馅来。明媚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射了进来,看来今天又是一个艳阳天。   “不知道这丫头的气消了没有?”我心中暗自想着,低头看了一眼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的后背窝在我怀中甜睡不醒的梁婉卿,我和她就是这样在厅里的沙发上坐了一夜。看到她眼角清晰可见的泪痕,我的心微微有些刺痛,这个让人心生怜惜的小女人,即便是昨晚睡在我的怀里也是睡得非常不安稳,夜里是呓语不断,一会是让晓燕原谅她,一会又是让我不要离开她,让我是心痛不已。   “嗯,天亮了吗?”也许是被晓燕在卫生间洗漱的声响惊醒了,怀里的梁婉卿慢慢睁开了还有些迷蒙的双眼,怔怔的望着我近在咫尺的面容,她的神智才慢慢清醒过来,俏脸也慢慢红了起来。看到她害羞的样子,我心中暗笑,低头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口,在她耳边小声问道:“卿姐,昨晚睡得好吗?”   “嗯。”梁婉卿轻轻的嗯了一声,有些羞涩的道:“抱着我很辛苦吧,快放我下来吧。”我微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将裹在我们两人身上的薄毯拿开,梁婉卿红着脸从我怀里爬了下来。听到卫生间里传来的动静,梁婉卿的神采突然黯淡了下来,神色复杂了向卫生间的方向投去一瞥,然后满脸担心的望向我。   “没事的,呆会你跟她好好谈谈。”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安慰着她,同时伸手为她将额头垂下的刘海拨到脑后。也许是我的安慰起了作用,梁婉卿脸色不那么难看了,轻轻朝我点了点头。洗漱完毕的晓燕终于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她的小脸绷得紧紧的,看见坐在沙发上正注视着她的我和梁婉卿,她似乎有点惊讶,不过马上就脸色一变,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就扭过头看也不看我们的朝卧室走去。   “晓燕……”欲言又止的梁婉卿看晓燕根本没有等她开口的意思,慌忙站起来追着晓燕进了卧室,然后卧室的门也被关上了。虽然偷听别人的谈话是很不礼貌的,但是不太放心的我也顾不得这是小人行径,悄悄的走到了卧室的门口,将耳朵贴在了门上。   “晓燕,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对不起,都是妈妈不好……”这是梁婉卿的声音,虽然无法看见她的神情,但是从她的语气当中我也不难想象她那副低声下气的模样。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梁婉卿明明没做错什么,却非要把自己说得像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似的,这都是一个爱字在作怪,是父母对于自己儿女不可理喻的爱。   “哼,我没有你这样的妈妈。”晓燕原本娇脆的声音现在听来却是那么的刺耳和让人不舒服:“亏我之前还对你那么信任,把自己的什么秘密都跟你说了,到头来你却偷偷的勾引他跟你上床,天底下哪有像你这样跟自己女儿抢男人的妈妈。你出去,我不想再见你。”   “砰。”在门外听到母女俩这番对话的我再也按捺不住,猛地推开门闯了进去,入目正是那满脸羞愧、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有些无地自容的梁婉卿。看到在她美丽的眼睛里打转的泪花,我心中的愤怒更增几分,满脸怒气的死死盯着绷着俏脸的晓燕。母女俩都被我这个不速之客给吓了一跳,也许是被我那副要择人而噬的样子给吓住了,晓燕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害怕的神情:“你……你进来干什么?”   “干什么?我来教训你这不知好歹的小丫头。”我怒气冲冲的道,梁婉卿忙不迭的拉住了我的胳膊,急声道:“玉麟,你别乱来,晓燕她还小,你先出去,我再跟她好好谈谈。”说着她就把我往我推,我却反客为主,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推到了卧室外:“卿姐,你别拦我,我今天还非得替你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丫头不可。”说着我就一把将门关上,并且从里面将门锁上了。   “玉麟,你干什么啊,快开门啊。”梁婉卿可能是被我的样子给吓坏了,在外面用力的拍打着门,我却充耳不闻,转身冷冷的盯着面前不远的晓燕。本来我和小丫头之间有段不堪不尬的过往,情蔻初开的小丫头对于我和梁婉卿之间的事情有些敏感我也可以理解,但是她对梁婉卿说的那句话却让我接受不了,这事真要怪也只能怪我,是我主动把梁婉卿拉进自己的圈子的,我不能眼看着她为我被黑锅受委屈。   “你……你要干什么?”看到我向她步步逼进,晓燕有些害怕起来,不断的往后退着:“你再往前走,我可就要喊了。”被我逼到角落里的晓燕虽然有些惊慌,但是还是不肯向我示弱。本来只是想吓吓她先在气势上压倒她,然后再好好训训她,没想到她倒要挟起我来了,看来不给点颜色她看看不行。想到这里,我冷笑着向她逼进:“喊?好啊,喊得越大声越好。”   “救命啊,非礼啊……”晓燕的脾气还真够倔的,我还没挨着她,她就扯开嗓门叫了起来。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我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揪过她,抱着她的腰让她面朝下方,然后右手连挥,「啪」、「啪」、「啪」就不客气给了她的小屁股几下。   “玉麟,晓燕她不懂事,你别打她啊,我求你了,快把门打开。”被挡在门外的梁婉卿听到了屋里的动静,将门拍得咚咚直响。她的哀求让我听得有些不忍,但想到不可半途而废,狠狠心装作没听到,右手继续「问候」着小丫头的小屁股。晓燕在我的手上剧烈的挣扎着,甚至还用脚在我身上乱蹬着:“你……你凭什么打我……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快放开我……大坏蛋……大色魔……大混蛋……大变态……”真看不出来,小丫头骂起人来也毫不含糊。   “凭什么?就凭你不知好歹,是个不孝之女。”看小丫头还不肯老实,我有些气恼的把她按在了床沿,手底下的劲道也加重了些,「啪」、「啪」、「啪」,手掌接连落在了晓燕那还有些单薄的小屁股上。晓燕吃不住痛,尖叫了起来:“住手啊……呀呀……好痛……变态……呀呀……”   “玉麟,快住手啊,你怎么能打晓燕呢?”梁婉卿的声音又急又怒,但是我依旧是充耳不闻的继续着自己的打屁股大业,其实我又何尝忍心这样做呢?挨打的是晓燕的屁股,痛的却是我的心,要不是晓燕的话太伤梁婉卿的心,我也不至于这么生气。   “别打啦……好痛……呜呜……妈妈……救我……”开始的时候晓燕还叫骂着,被我打了十几巴掌之后,她不敢骂啦,而是低低的哭泣了起来。我的心本来就软,再看到晓燕已有悔悟之意,于是就停下了手,怒声道:“你不是不当她是妈妈了吗?怎么现在想起她的好了?”   “我……我……知道……错了……”晓燕满腹委屈的小声道,眼泪儿吧哒吧哒的直往下掉,看得我一阵阵心疼,但是嘴里却依然不依不饶的教训她道:“你还知道错了?你有没有想过,你妈妈这些年为了把你抚养大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气,她为的什么?难道就是为的一句「我没有你这样的妈妈」吗?我要是有你这种不孝的女儿,早被你气死了。”   “玉麟,求求你别说了,晓燕她还小。”门外的梁婉卿哀求着道,但是我没有理会,而是继续道:“我不管你怎么看我,卑鄙无耻也好,变态色魔也好,这都没有关系。但是即便这样,你也没有资格管我和你妈之间的事情,而且也是我勾引你妈跟我这样的,并不是她来勾引我,这点你要搞清楚。一句话,如果你再敢对你妈她有任何不敬的话,我绝饶不了你。”   “我……我知道了……”晓燕有些怕怕的看了我一眼,小声的道。我以前对她们都是很和蔼的,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宠溺的,所以今天发生的一切她一定会在很长的时间里都不会忘记。看着她站着不动,我有些怒道:“你还站在干什么,还不快去向你妈道歉。”   “哦……我……这就去……”晓燕被我吼得一愣,委委屈屈的看了我一眼,抽泣着去开门。门开了,一脸焦急的梁婉卿冲进来,一把就将晓燕抱在了怀里:“燕儿,他打你哪儿了,打疼了吗,快让妈看看。”嘿,梁婉卿还真是母性泛滥,她难道不知道慈母出败女的道理吗?   “妈……”满腹委屈的晓燕总算找到了倾诉的对象,她扑在梁婉卿的怀里,嘤嘤哭了起来。梁婉卿慌了,连忙拍着晓燕的后背柔声安慰道:“乖孩子,别哭、别哭,咱不理他这个大坏蛋,啊?”说着她抬起头狠狠的瞪了一眼站在旁边做壁上观的罪魁祸首,娇嗔道:“晓燕长这么大我一次都没打过她,你还真狠得心下得手?要是晓燕有什么事,我可饶不了你。呃,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给我出去好好反省反省,呆会再跟你算帐。”好嘛,全赖上我了,我可是全为了她啊,看来好人还真难做啊。我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了一眼相拥在一起的母女俩,摇摇头走了出去。   虽然手段是激烈的点,但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任性的小丫头又怎么肯低头认错呢?与其冒着让她惹出更多事情的风险,还不如让我背个黑锅当个恶人好了。我不想打扰母女两人之间的交流,去卫生间洗了把脸之后,我就出门去给母女俩买早点,昨晚被小丫头那么一闹,搞得我们连晚饭都没有吃成,现在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   下楼的时候,我碰到了几个同住这楼居民,这些人有男有女,但是看我的眼神却都让我感到很不舒服。我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后来发现他们在我背后指指点点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吃饱了没事干的无聊闲人,我暗自吐了口唾沫在心中骂道。想起梁婉卿跟我说过她在厂里受到流言的困扰,我的心情就更加不好,为什么这世上总会有些人喜欢当长舌妇呢?   买完早餐回来,在楼道口遇到了几个有些面熟的老太太,其中一个拦住了我问道:“看你有些面熟,你是婉卿的朋友吧?”我不知她问这干吗,点点头道:“是啊,您有什么事吗?”老太太一笑,压低声音道:“事情倒是没有,不过是想跟你说一句话。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就是传言中的那位有钱人,不过我看得出来,你和婉卿之间并不简单,婉卿是个好闺女,你可别辜负了人家。”   “哦,那当然,那当然。”这是哪跟哪儿啊,怎么老太太也来多管闲事,我不禁面红耳赤,有些狼狈的在老太太们善意的笑声中逃开了。看样子是该为梁婉卿她们母女俩好好打算打算,不能再让她们住在这里受人闲气了,我心中暗暗想道。其实我是早就有意搬离学校,但之前一则资金尚不充裕,再则买房子的事情也不是很紧急,所以就一直耽搁了下来,现在该是时候考虑这个问题了。另外,我和若兰也都在上月底通过驾照考试了,虽然驾照还没拿到手,但是应该很快就会下来了,买车的事情也该提上日程了。   我提着早点进了屋,发现母女俩还在卧室内没有出来,我探头一瞧,看见梁婉卿和晓燕母女俩正坐在床边搂在一起亲热的说着话,两人脸上的泪痕都已不见,看样子母女俩已经和好如初了。我心里暗自高兴,忖道:“总算把麻烦的小丫头给摆平了,未来的日子还真值得人期待啊。”我不由自主的想入非非起来,脑海中想象着以后和梁婉卿、玉梅、若兰她们大被同眠的美景,嘴角也不自觉浮起了一丝邪笑。   虽然这件事情是解决了,梁婉卿也正式成为了我的女人,但是我很清楚,我和晓燕之间的事情还没有完。从这次晓燕的反应来看,我看得出来她对我还是有些迷恋,不过我并不怎么担心,未来到底会怎么样就让时间来告诉我们答案吧。有一点我是很清楚的,那就是我以后绝不会再主动去招惹女人,即便她是天仙下凡。这段时间的经历已经让我深深体会到女人越多越麻烦的真谛,更何况我也不是铁打的人,光是目前的这些女人就已经够我应付的了,我哪敢再给自己找麻烦。   “喂,俩位姑奶奶,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好不好,我的肚子老兄已经在抗议了。”看到母女俩说个没完,丝毫没有停嘴的意思,我只好再当一回恶人。再看到我的时候,晓燕似乎还有点害怕的样子,有些怯怯的拉着梁婉卿的衣袖偷偷看我,看来刚才我真把她给吓着了。注意到了自己女儿的异样,梁婉卿狠狠的剜了我一眼,摸摸晓燕的头安慰她道:“别怕他,他要再敢打你,妈妈跟他拚命。”看到梁婉卿的样子,我就有些好笑,她就像要保护自己的孩子不被老鹰吃掉的老母鸡,而我当然就是那只要吃小鸡的老鹰了。   “你这家伙,居然这么狠心的打晓燕,实在太过分了。”梁婉卿拉着晓燕从我面前走过的时候,伸手在我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疼得我差点跳了起来,我忍不住叫屈道:“卿姐,你简直是过河拆桥嘛,我要不给小丫头一点颜色看看,她都要反上天了。”   “那你也不能打她啊,而且下手还那么重。”梁婉卿又扭了我一把,然后指着我的鼻子笑骂道:“都是你这坏东西害得我们母女反目,你还有脸在这表功?”我是彻底的无话可说了,女人有时候就是不可理喻的,我除了呵呵傻笑之外还能做什么呢?看到我一脸吃瘪的样子,原本还有些怕我的晓燕也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而我打蛇随棍上,趁机对晓燕道:“晓燕,对不起啊,刚才爸的手可能重了一点。”   “嗯……不怪你。”晓燕显得很不好意思,羞红着脸小声道。梁婉卿对于我动手打晓燕的事情似乎还不能释怀,伸手又待扭我,被我顺手牵羊的拉住了她的手臂,涎着脸道:“卿姐,你就别再掐我了,要不然回头玉梅她们看到了我身上的伤痕,还会以为我在外面招惹了什么厉害的野女人呢?来,快坐下吃饭吧,你们不饿我可饿坏了。”   “什么野女人?饿死你这坏东西才好呢。”梁婉卿羞笑着伸手打了我一下,拉着晓燕一起坐下,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的吃起了早餐,一场风波就此烟消云散。看到母女二人又恢复了以前的活力,我心情也是大好,笑呵呵的道:“晓燕,你今天就别去上学了,在家休息一天吧,我刚才已经打电话给你梅姨,让她帮你请了假。”   “嗯。”晓燕轻嗯了一声,抬头看了我一眼后又低下头继续吃着早餐,看来她还一时不好意思跟我太过热络。梁婉卿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还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溺爱之情溢于言表,我看在眼里不禁暗自摇了摇头,不想我的这个小动作也没有逃脱梁婉卿的法眼,当然也就少不了要挨她的白眼。   “卿姐,你先别忙着收拾,我有事跟你们商量。”早餐之后,梁婉卿本待起身收拾残局,却被我伸手拦住了。梁婉卿闻言又坐了回去,有些诧异的道:“什么事啊?”坐在她身边的晓燕也有些诧异的看着我,可爱的小耳朵也竖了起来。   “卿姐,我想让你别在印刷厂做了,这几天我也准备到外面买套房子,过一阵子你和晓燕就搬过去吧,省得在这儿老被人在背后议论。”跟她们没有必要拐弯抹角,所以我就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虽然不在乎别人的议论,但是我却不能不为她们母女考虑。 

  “怎么,想学别人金屋藏娇吗?”梁婉卿微红着脸笑着打趣我道,我呵呵一笑道:“固所愿尔,不敢请尔。卿姐,你不是跟我说过不想空担虚名吗?这不正好遂了你的意嘛。”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燕儿还在呢。”梁婉卿被我调笑得满脸羞红,很不好意思伸手打了我一下。一直沉默不语的晓燕站了起来,强自一笑道:“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回房去看书了。”说着她就转身向卧房走去,不知怎么的,她的背影给人一种落寞的感觉,我不禁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   “都是你这坏家伙,害得我们家燕儿成了这样,你一定要想办法让她开心起来,要不然我可饶不了你。”看到晓燕进入房间之后,梁婉卿坐到了我的怀里,纤手放在我的腰部,温柔的要挟我道,一副「你不答应有你好看」的架式。人为刀徂,我为鱼肉,不想再受皮肉之苦的我当然只有一个劲点头的份:“好、好、好,我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哼,算你啦。”梁婉卿娇笑了起来,不过还是警告性的在我的腰上轻轻掐了一把,笑过之后她脸色一整道:“玉麟,你跟梅姐她们商量过没有?我可不想因为我们母女俩而把你们正常的生活给搅乱。另外,我要辞职了去干吗,我可不想坐在家里等你来养活。”   “卿姐,这就是你多虑了,玉梅她们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嘛,昨天还是玉梅她主动提起让我来找你的呢。”我一时口快,说了不该说的话,不过我自己却并没有意识到:“至于工作的事情,那你就更不必担心了,一切都包在我身上了。”   “要是梅姐不让你来,你就不来了是吗?”听完我的话之后,梁婉卿一脸幽怨的望着我,显得很受伤的样子。女人呃,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生物啊,我只不过随便说了一句,就引起了她强烈的反应,难怪孔老夫子会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不过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我说尽了甜言蜜语,再加上甜蜜的亲吻和温柔的爱抚,三管其下总算是平息了梁婉卿的怨气,这再次验证了那句老话,女人吃起醋来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   想到便做,是我一向的做事风格。接下来的一个礼拜,我都在忙着买房子的事情,在看了不少地方之后,我最后以800万买下了一个港商所有的豪华别墅,不过由于房子需要重新装修和布置,所以还不能立即入住。对于我的决定,玉梅她们是有点小小的意见的,主要是嫌我花钱太大手大脚了,我知道她们是担心我有了钱就忘了本,但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   另外一方面,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的调查组终于有所动作了,五月十八日这天下午,中纪委和省市两级纪检机关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在Q市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正式向外公布了调查的初步结果,主要内容是:(1)省委副书记、省长王××涉嫌腐败,现已被双规;(2)省反贪局局长林××、省国土资源规划局局长顾××涉嫌渎职和腐败,现已被停止工作,接受调查;(3)Q市党政主要领导均涉嫌腐败,现正接受调查组进一步的调查;(4)接替被解职的省纪委副书记、调查组组长程玉蓉工作的省纪委副书记牛××和调查组数名成员因严重违纪,现已被停职检查;(5)现已查明,省纪委前副书记程玉蓉指使心腹杀害Q市富豪梅氏父子一案系被人栽赃嫁祸,省委已做出决定恢复程玉蓉同志的党籍和工作,并且决定其不再担任省纪委副书记一职,组织上对其另有任用。   从涉案的人员和级别来看,毫无疑问,Q市腐败案将是2004年中国第一腐败大案最有力的竞争者。在知道了新闻发布会的内容之后,我们一家人也为程玉蓉感到高兴,她终于可以摆脱流言蜚语的困扰,还自己一个清白了。本来我们是想在家里给她开个小型庆祝会,不过却怎么也联络不到她,于是也就只好作罢。我们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当时我们正在吃午饭,而我正为一件事情而生气。   我之所以生气,也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我面前的这份今天才出版的「都市生活报」特别增刊。整整的八个版面,讲的全是我的事情,简直就是一个我的家世大起底,让我怎能不生气?「人人皆有丑,不露是高手」,我想这世上没有一个人会愿意把自己的隐私全部公诸于众。在八个版面的文章当中,从我的人生履历到婚姻家庭生活都有比较详尽的介绍,而所有这些文章都是围绕一个主题来展开的,那就是我和淑玲、玉梅以及程玉蓉三女之间的感情纠葛。   在增刊的第一版正中央,是一张我和程玉蓉、淑玲、玉梅三女的大幅合成照片,在照片的右边是竖着一溜的粗黑体铅字——「独家揭密:美丽的女书记背后的男人」,旁边还有一个字体稍小的副标题——「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故事」。单是标题就已经如此的暧昧和让人浮想翩翩,里面的内容就可想而知了,让我感到怒不可遏的是文章里面不止一处的、极其露骨的暗示我和程玉蓉、玉梅之间存在暧昧关系的描述,不仅如此,文中更影射程玉蓉是我和玉梅之间的第三者,这让人怎能不生气?   而所有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个叫赵佳慧的记者的杰作,那个采访要求被我拒绝过很多次的麻烦女记者。我不知道程玉蓉看到会怎么想,昨天的新闻发布会才刚刚还了她的清白,今天她却又卷入了让人难堪的绯闻当中,想必她的心情好不了吧?不过我似乎猜的有点不对,因为我正这样想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而来的不速之客正是程玉蓉。   “玉麟,怎么啦,跟谁生这么大气啊?”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程玉蓉看起来心情不错,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有种高贵迷人的气质。坐在我身边的莹莹抓过我面前的报纸递给了她:“蓉姨,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爸爸就是为它在生气呢?”   程玉蓉并没有接过报纸,而是淡淡一笑道:“就这啊,我早就看过了,玉麟,你就为这生气?”她的态度让我们大家都是一愣,玉梅笑问道:“蓉姐,难道你一点都不在意别人把你当成第三者?”程玉蓉耸耸肩,很无所谓的道:“这有什么好介意的,之前比这更难听的传闻我都不在乎,还会在乎这点小意思?不过,呵呵,玉梅,还真好笑,咱们居然糊里糊涂的成为了情敌。”   “呵呵……”众人都被程玉蓉的话给逗乐了,刚才因为我生气而有些沉闷的气氛也一扫而空,而我心中的怒火也消除了不少,人也慢慢冷静了下来。有个问题让我感到很迷惑,那就是赵佳慧她从哪里打听得的消息,尤其是我从江瑞香取得光盘间接救了程玉蓉的事情,只有很少的人才知道,赵佳慧她从哪里听到的?虽然赵佳慧在文中并没有点出江瑞香的名字,对取得光盘的经过也只是一笔带过,但是光凭她知道有光盘的存在就让人觉得有些不简单,她到底是从什么渠道打听到的呢?   “玉麟,别为这种小事生气啦,不值得。”看到我沉默不语,程玉蓉反而宽慰起我来了:“对于这种事情最好就是不去理它,要不然只会越描越黑,那样反而是中了别人的圈套。”我想想也是,连她都能够不介意,我还有什么好介意的,摇摇头驱散脑海中的不快,我笑着问道:“对了,大姐,你不当副书记了准备干嘛?能不能先给我们透露一点。”   “呵呵,这个是秘密。”程玉蓉避而不答,卖起了关子:“要不了多久,你们就知道了。”我还没来得及表示什么,莹莹已经嘟起嘴不满的道:“蓉姨,你也太会吊人胃口了吧?这有什么可保密的,难道你连我们都不相信?”   “你啊,还真会缠人,那好吧,我就悄悄的告诉你。”程玉蓉笑着凑到了莹莹的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然后就听莹莹很高兴的道:“真的吗?那太好了。”我和玉梅等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她到底跟莹莹说了什么,不过既然莹莹听了这么高兴,应该是件好事吧。 

  下午三点钟,我在一个咖啡厅里见到了赵佳慧,我是通过她的表妹林婉玉联络到她的。虽然并不打算跟她太过计较,但是还是有必要警告她一下,同时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告诉了她那些事情。这个时间咖啡厅里的客人并不多,只有几对小情侣模样的青年男女在几个角落里亲昵的低声谈笑着,而我和赵佳慧之间当然又是另外一种情形。赵佳慧坐在我的对面,很优雅的用勺子搅着自己的咖啡,斜睨着我道:“这么心急火燎的把我找来,是想兴师问罪吧?说吧,准备怎么对付我,我洗耳恭听。”   “哼,你不是对我的事情很清楚嘛,怎么还说这样幼稚的话?要想对付你,随便找个人就可以把你给做了,还用得着我亲自出马么?”应付像赵佳慧这样的豪放女,在气势上绝对不能输给她,否则就只能被她牵着鼻子走了,所以我上来就想给她一个下马威。   “哦,我怎么不知道柳先生什么时候成了黑老大?”赵佳慧故意装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但是脸上的笑意却是掩饰不住。我恨的牙直痒痒,冷冷道:“赵小姐,你别太过分了,我柳玉麟虽然不想惹事,但是绝不怕事,如果真的惹火了我,没有你的好果子吃。你听着,我今天找你来,是有两件事情。其一是想从你嘴里知道,是谁让你写那样的文章的,你又是从哪里打听到那些线索的?其二是想给你一个忠告,别再打扰我的生活了,我不喜欢自己成为别人议论的主角。”   “哦,蛮酷的,你是不是就靠这招来骗女孩子?”我的警告对赵佳慧好像丝毫没有作用,她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好像毫不在意似的道:“喂,柳先生,说真的,你还蛮风流的嘛,从外表上还真是看不出来,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彼此彼此,赵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灯啊。”我针锋相对的讽刺道,但是不管我说什么,赵佳慧都好像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让人几乎抓狂:“哦,那这么说咱们还是同道中人咯?不过我可不像柳先生你同时脚踩几只船,那是很危险的玩火游戏,对于男人我可是很专一的。”水性杨花,还专一呢,我呕。   “赵小姐,咱们不要绕弯子了,如果你不想大家撕破脸皮闹到法庭上,那你就痛痛快快的回答我的问题,说吧,到底是谁让你写的文章?”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就凭她写的那篇文章,我完全有理由告她侵犯隐私和名誉权,但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唉,你这人还真没有情趣,相貌嘛也马马虎虎,真不知道那些女人是怎么看上你的。”赵佳慧完全不顾我要吃人的眼神,自顾自的对我品头论足,让我有些哭笑不得。有这样另类的女人存在,应该是男人们的不幸吧,我在心中暗暗为那些被她甩掉的男同胞们默哀。   “好了,我不捉弄你这位蹩脚的大情圣了。”看到我快要抓狂,赵佳慧嘻嘻一笑道:“其实你仔细想一想应该是不难猜到的,除了梅腾龙那位风骚的夫人,还有谁会对你和那位女书记的事情那么耿耿于怀呢?”说完她起身站了起来,嘴角带着一丝颇堪玩味的笑容:“你已经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答案,那就没我什么事了,所以我要走了。记得下次人家采访你的时候可别再粗暴的拒绝人家哦,那会让人家很没面子的。你知道的,女人都是很小心眼的。”这个让人头疼的女人,还真是有够麻烦的,我冷冷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情颇有些不爽,这次的事情除了赵佳慧报复我之前拒绝她采访要求的因素外,主要还是江瑞香借赵佳慧的手中的笔在向我示威,她还真是会惹麻烦啊。   “哦,我差点忘了一件事情。”已经走到门口的赵佳慧突然回过头来,望着我微微一笑道:“如果我猜测正确的话,你前妻的死应该和梅家的那位大小姐不无关系吧?下次有时间一定要跟我仔细讲讲哦,我的好奇心可是很强的,拜拜咯,蹩脚情圣。”说着她就咯咯娇笑着走出了咖啡厅,而我却突然感到一阵脊背发凉,心中不禁暗自警惕,这个女人不简单呐(作者注:此句应用「沙家浜」中的唱腔念出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ff6m.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ff6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