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ff6m.com


(二十九)恋情曝光 

   除夕之夜,本是一家人享受团圆合美之乐的时候,但因为出了梁婉卿这档子事情,我们的心情也多少受了点影响。一家人草草的吃过年夜饭后,玉梅就让我和玉怡赶紧把为晓燕母女准备的年夜饭送去,我和玉怡出门不久,若兰从后面追了上来:“柳叔、刘姨,等我一下,我想去看看晓燕。”   我们三人到达医院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正是华灯初上时,整个城市都沉浸在一种欢乐祥和的气氛当中,不时有欢声笑语传入我们的耳中。   但是当我们三人走进医院的时候,却完全是另外一番不同的感受,那种冷冷清清的感觉让人极其的不舒服,也让我的心头多了几分莫名的伤感。   医院的值班室里,几个年轻的护士正嗑着瓜子聊着天,也许是听到了我们的脚步声,一个护士探出了头,她一眼瞅到了走在最前面的我,就立刻把头给缩了回去。也许是因为昏迷一月又奇迹般康复的经历有些过于离奇吧,再加上这半年以来我也经常光顾这里,所以现在这个医院的大部分医生和护士都已认得我了。   在经过值班室的时候,耳尖的我「不小心」听到了如下一段对话:   “小美,是什么人啊?”   “呵呵,就是你口中的那位「僵尸先生」啦,要不要跟人家打个招呼啊…”   “小美,你怎么还这么说啊,要是被主任听见了,我又得挨骂了……”   “嘻嘻,你怕什么嘛,主任今天又不会来的……”一阵女孩子的嘻笑声将这个名叫小美的护士的声音给淹没了,但是就我听到的这些已经足够了,由此我不难想象这些年轻的女护士在私下里是如何议论我的。瞟了一眼走在我身边强忍着笑意的玉怡和若兰,我不禁暗自摇了摇头,自己也觉得好笑,真不知道这些女孩子是怎么想的,难道我真的是复活的僵尸?   “爸、刘姨、若兰姐,你们来了啊。”看到我们三个人的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晓燕抛下正与她谈笑的林婉玉迎了上来。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然后将手中的保温瓶递给了她:“饿了吧?”   晓燕顾不上答我,扭开保温瓶盖深吸了口气,然后馋相毕露的嚷道:“哇,好香啊……”   晓燕垂涎三尺的样子惹得我们都笑了起来,玉怡笑着把自己手中的保温瓶也递了过去道:“我这还有饺子呢,也很香的哦。”   晓燕一听忙高兴的接过去,打开盖闻了一下,然后高兴的嚷道:“太香了,我都忍不住要流口水了……”   “你这小馋猫,我看你的口水都快流成河了,你还说忍不住要流?”斜躺在床上的梁婉卿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嘴馋的女儿,忍不住开口取笑道,看来她的情绪相当不错。   众人一起笑了起来,晓燕小脸一红,跺着脚娇嗔道:“妈——你怎么这样,你这不是败坏人家的形象吗?”   梁婉卿微微一笑,并不理她,而是含笑向我们三人道谢道:“怡妹、玉麟,还有若兰,真是太麻烦你们了,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要不是有你们,我们母女俩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梁姨,你怎么还说这种客气的话,来,我扶你坐起来。”若兰体贴的扶着梁婉卿坐了起来,玉怡忙不迭的在梁婉卿的背后垫上了个枕头。   晓燕坐到了床边,夹起一个饺子送到了母亲的嘴边:“妈,你快尝尝这饺子的味道……”这小妮子倒是还有点孝心,虽然自己很馋,但也没忘了让自己的母亲先尝。   “你这丫头……”梁婉卿爱怜的望着面前的女儿,感觉是既欣慰又心痛,欣慰的是女儿越来越懂事的,心痛的是女儿这些年跟着自己吃了不少苦。她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在晓燕期盼的目光中把饺子吃到了嘴里,只轻轻咬了一口,她就忍不住赞叹起来:“嗯,味道真好,晓燕,你也尝尝……”   “嗯,真好吃,妈,来,再吃一个……”晓燕尝了一个,也是赞不绝口,不过她没有忘了自己的母亲。   看到这温馨的一幕,我们几个心头也感觉暖暖的。我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无意中目光落到了含笑站在一旁的林婉玉,于是笑问道:“小玉,怎么你今天也值班吗?”   林婉玉笑答道:“是啊,谁让我们都是刚来不久的新人呢?”她倒是说了句大实话,我不禁哑然失笑。   若兰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珠一转,拉着林婉玉坐到了对面的那张空病床上,低声笑道:“小玉,我跟你说件事情……”说完她就和婉玉咬起了耳朵,两人一边说着还一边轻笑不已,不时还朝我投来谑笑,不用猜我也知道她们在说什么了,我有些无奈的苦笑了起来。   我和若兰从医院离开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但是在这个特殊的夜晚,连Q市也变成了不眠的都市,依然是灯火通明,不时还传来或远或近的爆竹声。我偏头看了一眼默默的走在我身边的若兰,轻声问道:“若兰,怎么不说话?”   “呼……”若兰轻轻的吁了口气,往我身上挨了挨,然后抱住了我的胳膊,软软的靠在我身上轻声道:“我在想一些事情……”经过这两天的适应,若兰好像不是那么害羞了,也不是那么爱脸红了。   我轻嗯了一声,随口问道:“想什么?”   若兰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幽幽一叹道:“想起来就像是一场梦,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是啊……”我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有些感慨道:“在这即将过去的一年里的确发生了太多让人难以忘记的事情,酸甜苦辣、悲欢离合,什么滋味都尝过了,也许是老天爷他老人家觉得我们以前的日子过得太平淡了吧?”   “我倒宁愿过那平平淡淡的日子……”若兰轻轻叹了一口气,言语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失落。   我微微一怔,停下了脚步,目光凝视在若兰那如花的娇靥上,只见她黛眉轻皱,双眸当中带着一丝的迷惘,在路灯光线的映照下,她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清晰动人。我轻喟一声,凝视着若兰的眼睛柔声问道:“若兰,大学里发生的那件事情你到现在依然无法释怀吗?”   “我怎么能够释怀呢?”若兰轻轻的摇了摇头,反问我道:“难道因为她是副校长的女儿,所以我就该自认倒霉?”若兰的脸色突然变得坚定起来,她好像是在内心当中下了某种决心:“总有一天,我会让她自食其果,让她为自己的卑鄙行径付出代价……”   “若兰,仇恨会蒙蔽人的眼睛,你还是要看开一点,犯不着为了一个小人而毁了自己的生活。”我有些担心的劝道,一个心中只有仇恨的人是不会快乐的,我有点担心若兰会钻牛角尖。   听到我的话后,若兰朝我嫣然一笑,然后将螓首靠在我的肩膀上,轻声道:“柳叔,你放心吧,我还不至于为了那样一个小丑人物而想不开。”稍微停顿了一下,她轻声又道:“柳叔,谢谢你……”   “咦,怎么突然跟我客气起来了?”我爱怜的望着靠在我身上的若兰,轻声道:“所谓无功不受禄,我又没有为你做过什么,有什么可谢的?”   轻轻的摇了摇头,若兰仰起头凝视着道:“或许对于你来说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对于我来说却都足以让我铭记在心……就拿我回到这里的那天说吧,也许你现在都不记得当时的情形了,但是我却记得很清楚。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我向你哭诉在学校的遭遇后,你连问都没问,就说相信我。或许你无法想象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对我意味着什么,对于当时的我而言,这简单的一句话其实不啻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让我的心情好受了很多……”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啊?”我轻轻摇了摇头,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柔声道:“如果我的一句话真像你说的这样有魔力,那你就不会跑去喝闷酒了。你知不知道,当时我多担心你,生怕你一时想不开而做出轻生的事情来。”   “对不起啦,人家当时情绪很坏嘛……”若兰向我吐了吐舌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女孩向自己的父母撒娇似的,然后又抱着我的手臂摇了摇道:“说起来这都要怪我的那个老同学,本来我是想从那里听到些安慰的话的,结果她倒喋喋不休的数落起我来,说我太单纯、大傻,对人太实诚,让人害了都不知道云云。本来我的情绪还好,给她那么一说,倒让我觉得自己做人真失败,情绪也一下子坏到了极点,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跟她喝起酒来……”   “嘿,你这老同学还真会安慰人……”我有些好笑道。   若兰也笑了,不过她马上又收敛了笑容,轻声道:“她也是无心的,唉…”若兰突然叹了口气,没有再往下说。   我微微一愣,讶然问道:“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是不是你这位老同学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原来那段时间她正跟她老公冷战呢…”若兰轻轻一叹,幽幽说道:“我这位老同学其实是我的一位学姐,她老公是她高中的同学,两人结婚之时别人都说她们是金童玉女、天作之合。两人婚后日子也过了一段很甜蜜的日子,后来却不知道怎么搞的,两人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生口角,感情也接近破裂的边缘……”   “哦,那现在她和她老公是不是和好了呢?”这种两口子吵架的事情实在是再平常不过了,所以我听在耳中也没有什么反应,而是随口问了句。   若兰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道:“恐怕没有,前些日子我听一位朋友说她和老公闹着要离婚,也不知道情况到底怎样?”叹了口气,若兰接着又道:“她结婚的时候我们同学都羡慕得不得了,谁又能想像得到,这么快就会变成现在的局面呢?”   “两口子的事情很难说的,要想维系一段婚姻,很多时候都需要双方做出一定的牺牲,双方都需要更宽容一些。”我轻声说道:“婚姻往往是爱情的结果,但要维系婚姻却常常不是仅靠爱情就能做到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并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   “真是这样的吗?”若兰的语气当中带着些许的疑惑:“难道你和玲姨这样让人羡慕的模范夫妻之间也需要靠牺牲和宽容来维持婚姻吗?”   “当然。”我肯定的说道:“毕竟我和你玲姨都是这红尘中人,谁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微微停顿了一下,我继续说道:“我和你玲姨在那间租来的小平房里整整住了六年,虽然她从未亲口向我抱怨过,但是从她每次谈起别的同事搬进新家时流露出的那种向往和憧憬,我能够体会到她心中的那份渴望。”   “爱情虽然美好,但是既不能拿来当饭吃,也不能拿来当房子住,你说你玲姨看到自己的同事朋友都住着比我们好的房子,她心里能没有想法吗?凭她的条件,完全可以找比我强得多的人,你说她是不是为我做出了牺牲呢?如果没有宽容和理解,你说我们能过得下去吗?”   若兰默然良久,才挤出了一句:“柳叔,依你的意思,那是不是说只有生活无忧之后才能谈爱情呢?”   “我没有这么说,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可以这么说。你看看琼瑶的小说里,哪个男主角不是有钱的少爷,也只有像他们这些吃饱了没事干的阔少爷才有时间来演绎所谓的「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要是换成个穷小子,每天为了生活而疲于奔命,哪有时间整天围着女孩子转?”   我笑了笑道:“不过话说回来,贫贱夫妻也是有的,只是在如今的商品社会里,能够相濡以沫的贫贱夫妻是越来越少咯。我听说大城市的很多女孩子找对象的时候,最低条件都是要有车有房,你说有了这前提条件的爱情还是原滋原味的吗?”   若兰没有说话,轻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我轻笑一声继续说道:“现在的父母也真会教育孩子,前两天我还从网上看到一则新闻,说是有个四岁的女孩许愿说长大以后一定要嫁给有钱人,你说这女孩的父母是怎么教育自己孩子的?   要是你玲姨的父母当初也是这么教育她的话,你玲姨恐怕永远也不会看上我这个一贫如洗的穷小子。  “叔,那玲姨当初怎么会偏偏看上你呢?”若兰好像对我和阿玲的事情特别感兴趣似的,有些刨根问底的追问道。   我耸了耸肩,双手一摊道:“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看上我的,我自己也问过她很多次,但她就是不肯说,也许她哪根筋不对吧,谁知道呢?唉,不说她了,若兰,你倒是说说,你又怎么会看上我这个年龄可以做你父亲的小老头呢?”   “哼,谁看上你啦?”若兰害羞了,洁白如玉的娇靥上好像蒙上了一层桃红色,也许是受不了我注视的目光,若兰羞涩的低下了头,将染上粉红的脖颈露在了我的面前。灯下看美人,羞态最迷人。我心中不禁一荡,双手不自觉的把若兰拉到了面前;仿佛是察觉到了我的意图,若兰的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没有任何的迟疑,我轻轻的捧起了若兰那发烫的娇靥。   羞涩的瞟了我一眼,若兰轻轻的闭上了美眸,吐着芬芳气息的樱唇却仰了起来。   我毫不犹豫的低头吻了下去,嘴巴准确无误的包住了若兰那小巧的樱唇,轻吮起来。若兰的娇躯轻轻的颤抖着,香甜的小舌却主动的伸到了我的嘴里,虽然还有些笨拙和生涩,但却带给我更加强烈的诱惑和刺激。两条舌头在口腔内纠缠在了一起,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像是一个小孩子突然发现了一件有趣的玩具一样,若兰的香舌有些乐此不疲在我口中搅动着,挑逗着我的神经。   不知什么时候,若兰的一双柔荑紧紧的吊住了我的脖颈,而我则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一手移到了她那丰满的臀部,紧紧的将她玲珑剔透的娇躯压向我的怀里;仿佛是要将她的身体揉进我的身体似的。   我手底下的力量在无意中逐渐加大,但是沉浸在热吻中的我们都毫无所觉。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若兰的反应,但是却是最从容的一次。若兰紧紧的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轻轻的颤抖,鼻翅在急促的翕张着,美丽的面庞上挂着让人沉醉的笑容。真美,我在心中暗暗赞叹道,此刻的若兰仿佛化身成了一个美丽的安琪儿。   时间在我们的热吻当中停滞了,我和若兰不知疲倦的吻了又吻,我的嘴都有些发麻了。「咻」,一只响箭带着尖利的声音从我们身边飞过,然后在我们身前不远处发生了爆炸。   突如其来的巨响让我和若兰都吓了一跳,热吻也戛然而止,从头顶上飘来的笑声让我们的脸有些发烧,看看四周,才发现我们停身在一栋居民楼前,我和若兰抬头愕然望去,却见四层楼阳台上露出了一个小男孩顽皮的笑脸,在他旁边还站着一个美丽的少妇,看到我们抬头,少妇娇声向我们道歉:“对不起两位啊,我的儿子太调皮了……”   想到刚才的一幕都落在了第三者眼中,若兰有些羞涩难当,「嘤咛」一声,将通红的娇靥埋在了我的怀里。   “没事……没事……”我的脸也有些发烧,抱着若兰赶紧逃离了现场。看着怀中的若兰仍旧紧紧的把娇靥埋在我的胸前,我不由心中暗笑,口中却开玩笑的道:“若兰,真看不出来你原来这么沉啊,看来你应该减肥了哦。”   “人家哪里沉了,人家才……”是女孩子都不会容忍男人对自己的体重提出质疑,若兰也不例外,但是及至看到我脸上的笑意,她立刻明白受到了愚弄,举起粉拳轻轻的捶了我两下,羞嗔道:“叔,你真坏,又来骗人家……”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若兰捶了我几拳,自己也忍不住趴在我肩膀上嗤嗤笑了起来。   我和若兰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猴年(按农历)了,给我们开门的是莹莹,她开口就埋怨道:“爸、若兰姐,你们怎么这么晚回来啊,我们还等着你们回来一起许愿呢。”我和若兰闻言不禁相视一笑,因为我们刚才已经许过愿了,而在农历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一家人一起许下新年的愿望是我们这里的一个风俗。   “对不起啦……呃,怎么啦?”我向莹莹歉然一笑,正想解释一下,却突然发现莹莹的眼神十分古怪。   我和若兰都是一愣,却见莹莹一脸狡黠的凑到我身边一阵猛嗅,之后又跑到若兰的身边直吸鼻子,然后咭咭娇笑着跑开了,口里还嚷道:“哈哈……我知道了……梅姨……诗姐……”   “怎么啦?”玉梅和雅诗闻言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拦住了笑不可抑的莹莹:“莹莹,你笑什么?”   “你们自己看啦……哈哈……”莹莹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指着我们的手也直颤抖。   我和若兰面面相觑,各自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玉梅和雅诗狐疑的看着我和若兰,突然一起举手指着我的脸嘻嘻娇笑了起来。我不解的道:“你们怎么啦,难道我脸上有花吗?”   “啊呀……”若兰突然怪叫了一声,俏脸一下子胀得通红,匆匆抛下一句:“我回去睡觉了……”然后就夺门落荒而逃了。   我伸手摸了摸脸,好像也没什么不对,我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愣愣的看着三个笑得花枝乱颤的女人发呆。好半晌,玉梅才忍住笑将我拖到了挂衣柜的镜子前,看到镜子里的影像时,我终于明白她们为什么笑了,我的脸也一下子红了,因为我看见自己脸上有两个清晰的唇印。   “我去看看若兰……”玉梅「温柔」的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然后娇笑着出了门。

   看玉梅出了门,莹莹和雅诗两个丫头娇笑着围了上来,看到两个丫头不怀好意的眼神,我不禁又好气又好笑,笑骂道:“你们想干什么?”   “诗姐,上。”随着莹莹的一声令下,两个丫头一起扑到了我的身上,将我扑到在沙发上,然后两人的粉拳就像雨点般落在了我的身上,当然啦,她们的粉拳打在我的身上跟挠痒痒也差不多了多少,让我直想笑。莹莹这丫头更搞笑,也许是觉得光打还不够解气吧,她骑到了我的身上,双手揪住了我的衣领,扳起小脸喝道:“大色狼,你招不招?”   “女侠饶命,小的招。”雅诗早被我们父女的装腔作势给逗得笑晕了,捂着肚子直嚷疼。莹莹板着小脸瞪了我一会,自己也忍不住趴在我胸前嗤笑起来。被两个丫头这么一闹,我觉得自己好像也一下子年轻了很多,抱着两个嘻笑不已的丫头坐了起来,然后伸手捏了莹莹的小脸一把道:“小醋坛子,就你眼睛尖。”   “人家才不是醋坛子呢,我吃醋也吃不到若兰姐身上啊。”莹莹皱起小巧的鼻子朝我做了个鬼脸,然后取笑我道:“老爸,你也真是太逊了,偷吃之后都不知道要擦干净嘴。”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佯怒着捏了捏她的小鼻子道:“小丫头是不是讨打,敢取笑起老爸来了?”   莹莹嘻嘻一笑,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噘起嘴埋怨我道:“爸,你也太不应该了,这么有趣的事情你怎么能瞒着我们呢?”   一旁的雅诗也是附和道:“是啊,爸,你快给我们讲讲,你和若兰姐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怎么我们一点都没察觉?”   “小丫头,好奇心不要太强,小心以后变成长舌妇。”我笑嘻嘻的在雅诗鼓鼓的胸脯上掏了一把。   雅诗小脸一红,伸手按住了我在她胸前作怪的魔手,央求道:“爸,你给我们讲讲嘛……”   看看莹莹也是一脸的期待,我有些无奈的道:“你们两个小丫头啊…好吧,我就跟你们说说,不过你们可不能拿去取笑若兰哦。”   “嘻嘻,爸,你好偏心哦,现在就开始向着若兰姐……”莹莹这丫头总是唯恐天下不乱,看我拿眼瞪她,她忙笑道:“爸,开个玩笑啦,你接着往下说…”   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像小猫一样窝在怀里的雅诗,清了清嗓子,然后给两个丫头讲起了我和若兰之间发生的一切……。   正月初二这天,正好苗玉秀、姚嘉妮母女来给我们拜年,所以我们就一起去看了看淑玲。从墓地回来的路上,大家都很沉默,就连几个平时总是叽叽喳喳的小丫头也是出奇的安静。我心里一直在想,如果阿玲泉下有知,看到我带着其他的女人出现在她的墓前,她会是种什么样的感受?   “哎哟……”心神不宁的我上楼梯的时候,差点跟人撞个满怀,而且是个美丽的女人。我抬头、她低头,两人这一照面,都不禁一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张典雅端庄的绝美脸蛋,黑白分明的眼睛、轮廓分明的鼻子、白里透红的脸蛋、瓠翕微露的小嘴,都给人一种美的享受。不过让我发呆的倒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那冷艳动人的独特气质,以及那成熟妩媚的独特风韵。   “柳老师,你是柳老师……”我刚想说对不起,她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神情也显得很激动,我不禁又是一呆:“你是……”   “玉麟,你怎么糊涂了,这是你救过的玉蓉妹子啊。”校长常玉珍的声音在楼梯口响起,我仰头看去,却见常玉珍正和两个美丽的少女并肩站在楼梯的拐角处,这两个少女我并不陌生,一个是常玉珍的女儿郝文秀,一个则是曾经从省城来看过我的吴素馨,我终于知道了眼前这美丽的少妇是何许人啦。   “来,请喝茶。”主客落座之后,常玉珍首先说明了来意,原来程玉蓉、吴素馨母女是特地从省城赶来看我这个救命恩人的,没想我不在家却在下楼之时碰上了。说起来我还真有点不相信眼前这美丽的少妇就是让贪官们胆战心惊的省纪委副书记,所以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在常玉珍说完之后,程玉蓉望着我微微一笑道:“柳老师,我隔了这么久才来看你,你不会怪我吧?”她有种冷艳的气质,这优雅的微微一笑,让人不禁有种春风解冻般的感受。   “怎么会呢,你工作忙嘛。”我随口谦虚道,心中却想道:“难怪她上次要把自己的脸都全部包起来呢,原来是怕引起有心人的注意。”程玉蓉又仔细的询问了我的身体各方面的状况,我敷衍了几句,然后道声「失陪」溜出来到阳台上透透气,或许是因为有校长常玉珍在场的缘故吧,我总感觉有些不自在,女人凑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我还是别掺和的好。   “柳老师…”我扭头一看,是常玉珍的女儿郝文秀,她正站着门口看着我,脸上的神情有些落寞。大半年时间不见,她好像出落得更加漂亮了。看到我转过了头,她咬着嘴唇问道:“柳老师,你是不是又想起了许老师,我听说你们刚去墓地看过她。”我默默点了点头,文秀在这里读高中的时候,淑玲特别喜欢她,两人之间的感情不仅仅是师生之情那么简单。   文秀有些伤感的走到我身边,靠在栏杆上,目光望着远方幽幽道:“为什么像许老师那么好的人这么轻易的就走了呢?”我无言以对,因为我也曾经不止一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为什么老天要残忍的把阿玲从我身边夺走?沉默一会,文秀轻声问道:“柳老师,你很爱许老师,是吗?”   “是的,我爱她胜过爱自己。”或许我以后会爱上许多的女人,但是阿玲永远是我心中的最爱。   文秀偏头望向我,轻声问道:“那你爱李老师吗?”从文秀这句话当中,我就知道常玉珍并没有把我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自己的女儿,要不然文秀也就不会这么问我爱不爱玉梅了。   “爱。”凝视着文秀那有如一泓深潭的黑眸,我毫不迟疑的答道。   文秀低头沉吟了一会,然后又抬头问我道:“一个男人可以同时爱上两个女人吗?又或者我问你,当你如此回答我的时候,你是不是把许老师给抛到脑后了呢?”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因为我和玉梅之间的事情又岂是一句话能够说明白的。   文秀看我默不做声,可能以为我不高兴了,忙解释道:“柳老师你别误会,我不是故意要惹你不高兴,我也知道李老师是一个很好的人,我只是………我只是……”   看到文秀憋的脸通红,我淡淡一笑道:“你不用解释了,你是想为淑玲鸣不平吧?”文秀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我微微摇了摇头,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文秀刚到Q市的情景,六年过去了,当初的小女孩已经长成大姑娘了。看到她充满青春气息的健美身材,我心中一动,笑问道:“有男朋友了吗?”文秀俏脸一红,羞涩的点了点头,我微微一笑道:“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放到清华那种男女生比例严重失调的地方,男生们一定会为了争着追你而打破头吧?”   “柳老师你又取笑我啦,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文秀被我说得满脸通红,有些羞涩的道:“柳老师,我不跟你说了,我要进去了。”看着文秀的背影从视野中慢慢消失,我心中不禁暗自默默为这初涉爱河的少女祝福,但愿她在爱情的道路上能够一帆风顺。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ff6m.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ff6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