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ff6m.com


(十二)借酒浇愁为哪般 

    酒吧内一时陷入了沉寂当中,时间就在这样有些诡异的气氛当中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二十多分钟后,一辆POLO小轿车停在了酒吧前,江瑞香从车上下来一路小跑进酒吧,看到趴在桌上的梅玉清后,才长吁了一口气,然后才转过头有些气喘的跟我和张怡菁打招呼:“柳老师、还有这位姑娘,真是太谢谢你们了,我找这丫头都快找疯了。”   张怡菁看我寒着脸不说话,于是笑着对江瑞香道:“阿姨,您什么都不用说了,还是快点带这位姑娘回家吧,她今天的酒可喝的不少。”   “哦,好、好,我现在就带她回家。”江瑞香也顾不得再说什么,走到梅玉清身后去叫醒她:“丫头,醒醒,我们回家了。”   “嗯,人家还没睡够呢,别打扰我。”沉醉当中的梅玉清连眼睛都没睁,一甩手拨开了江瑞香拉摇的手。   “唉,这丫头都喝糊涂了。”江瑞香朝我和张怡菁苦笑了一下,然后伸手打算去把梅玉清搀扶起来,但是梅玉清显然没有打算离开桌子,根本不予配合,反而双手抱住了桌子。江瑞香和张怡菁尝试了几次,但是毫无效果,急得额头都出汗了。   “我来吧。”一直冷眼旁观的我终于看不下去,瓮声瓮气的说道。   “那太谢谢您了。”江瑞香面带感激的说道,让到了一旁。   我走到梅玉清身边,有些粗暴的将她面前的桌子一把拖开,同时将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失去了依靠的梅玉清有些晃晃悠悠的站立不稳,迷迷糊糊的伸手指着我道:“你是……谁啊?…… 为……什么……不让……我……睡……”   我没有理她,而是对站在一旁的江瑞香道:“梅夫人,您去开车门吧,我把她抱出去。”   “哦,好、好,辛苦您了。”江瑞香道谢之后急急的向外走去。   我又对张怡菁道:“怡菁,我送送这位姑娘,你早点关门休息吧。”   看到张怡菁点了点头,我不再废话,转身一把将梅玉清拦腰抱了起来,唉,这丫头还真沉啊,可是她居然还不知好歹,小拳头在我身上一阵捶打:“喂…… 你……是谁……啊………快点……放我……下来……不然……我可……喊……非礼……啦…   …“   非礼?看到一旁张怡菁捂着嘴偷笑的样子,我额头的青筋都鼓了出来,真想一把把她扔在地上。不过这只能想想而已,因为此刻她只是个喝醉酒的小姑娘,就算我跟她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对她怎么样,所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嘛,虽然我可能并不算是一个君子。   我抱着梅玉清到了酒吧外,江瑞香早已经打开车门等着了,我也没多废话,抱着梅玉清进了后座,正想把她放在后座上躺着,可是她却两手一圈紧紧的搂住了我,口中还喃喃自语道:“嗯,别走嘛,让我靠着你睡会儿,回头我会付你钱的,很多很多的钱……”   “唉,这孩子……”江瑞香搓着手直叹气。   我无奈的摇摇头道:“罢了罢了,夫人,我就送她回家好了,你开车吧。”   “那………那我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这孩子给您带来了那么大的痛苦,你还……”江瑞香有些说不下去了。   我有点不耐烦的道:“我只是不想跟一个喝醉酒的人去计较什么,不过我妻子的那件事情,我也不会就此罢休的。”江瑞香叹息了一声,不再说什么,打火着车,将车发动了。   一路上我们谁也不想说话,车中的气氛也有些尴尬,只有靠在我胸口的梅玉清睡得很香,脸上也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而且是天真无邪的那种笑容,从车窗透过的月光照射在她的脸上,仿佛给她的笑容笼罩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我一时不禁看呆了。   “柳老师,到了。”江瑞香的话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才猛然清醒了过来,发现车已经停在了一栋别墅前,而江瑞香也已经为我打开了车门。   我动了动被梅玉清的身体压得有些发麻的胳膊,抱起沉睡不醒的她走出了车门。哦,十月的夜风还真是凉嗖嗖的,我不禁打了个哆嗦。而怀中的梅玉清也被惊醒了,迷迷糊糊的张嘴好像要说些什么,突然被冷飕飕的夜风一吹,竟然「哇啦」一声,就伏在我身上大吐特吐了起来,自然我和她的身上都不可避免的沾到了秽物,我心头那个气啊,真想就此把她抛在地上。   “哎哟,这丫头怎么吐了?”江瑞香惊呼了起来,然后急急忙忙的打开门然后招呼我道:“柳老师,快抱着丫头进来吧,今日个可真让你受累了。”总算梅玉清这丫头不再吐了,闻着一身的酸味,我自己都要忍不住吐了,赶紧抱着梅玉清跟着江瑞香进了屋。   “妈,您怎么这么晚回来?小妹怎么啦?这位先生是……”一个穿着睡衣的少妇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及至发现我这个男人,立时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很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我先上去换件衣服……”这个少妇我认得,她就是梅玉清的嫂子莫雨晴,我见过她在报纸上的照片。   “雨晴,别换了,快点从这位柳老师手中把玉清接过去吧,她喝醉酒了,吐了一身……”江瑞香阻止了莫雨晴上楼换衣的举动,接着又问道:“你爸爸和天鹏都还没有回来吗?”   “没有,他们今晚都不回来了。”莫雨晴一边回答着,一边有些脸红的走到我身前,从我手中接过了梅玉清。   江瑞香有些忿忿的说道:“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这父子两人,都是一副德性,整天就知道在外面鬼混,把家里的老婆孩子都抛到了脑后。”   听到江瑞香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并不感到丝毫的讶异,如今有钱的主,有哪个是不吃腥的猫?   有钱的男人是养小蜜、包二奶,有钱的女人则是养小白脸、包情夫,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像梅腾龙、梅云鹏父子这样家财过亿的大富豪,能不在外面胡搞乱搞吗?   “哦,瞧我,都把柳老师给您忘了。”江瑞香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我道:“让您见笑了,看您一身都被丫头吐脏了,我带您去洗个澡,然后换身干净的衣服。”我本想推辞,但一闻到身上的酸气就有些反胃,所以也就答应了。   唉,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想我在家里只能洗洗淋浴,就已经非常满足了,再看看人家家里,浴室都不知道有多少个,更别说里面的设施了。就拿我现在躺的这个浴缸来说,大的可以容下四五个人同时洗澡都没问题,往里面一躺,热水哗啦啦的流着,别提有多舒服了。躺在浴缸里一伸手,就可以够着挂在墙上的电话,不用抬头就可以看见镶嵌在对面墙上的电视屏幕,有钱人就是会享受啊。   就在我躺在浴缸里感慨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我抬头一看,吃惊得眼睛都差点掉了下来。   进来的人是江瑞香,她的身上竟然只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胸前的玉乳倒有一半是露在外面的。看到我吃惊的眼神,她羞涩的一笑,然后伸手扯掉了身上的浴巾,顿时一具丰腴的胴体就出现在我的面前:高耸的双峰,白皙的肌肤,光滑的小腹,修长的玉腿,雪白的臀部,黑黑的森林,粉红的肉缝……哦,我的呼吸都快停止了,大脑中也变得一片空白。   “柳老师,您夫人去世后一定很寂寞吧?”江瑞香脸上带着醉人的酡红,娇羞欲滴的神态更让人神魂颠倒,就在她说话的同时,她已经走到了浴缸边,伸脚就欲跨进浴缸。脑中突然闪现一丝清明,我腾的一下从浴缸中坐起,伸手推了江瑞香一把,猝不及防的她顿时摔倒在有些湿滑的大理石地板上,惊愕的望着我。   我偏过头去不看她,口中忿忿的道:“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可不是你的面首。”关于有钱人家的太太私蓄面首的风流韵事,时常能见诸小报,所以我脑海中一下子就冒出了这个念头,刚才之前对她的好印象也烟消云散,一霎那间我只觉得很恶心。   “面首?”江瑞香先是一怔,然后突然嘤嘤的哭了起来:“柳老师……我知道你一定认为… …我是个水性杨花、不知羞耻的下贱女人……因为丈夫在外面胡搞乱搞……所以才耐不住寂寞… …红杏出墙……勾引你……其实我不是坏女人… 我只是想用自己的身体补偿您………想让您放过玉清……我没有别的意思……呜呜……“   看着坐在地上哭得很委屈的江瑞香,我的心中也是一阵惨然,原来她是这样想的,那我倒是错看了她。我抓过一条浴巾裹住了自己的身体,跨出浴缸将坐在地上的江瑞香拉了起来,用浴巾裹住了她暴露的娇躯,同时向她道歉道:“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你别再哭了。”   “哇……”江瑞香突然扑到了我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我,哭得更伤心了。   我理解她此刻的心情和她所受的委屈,所以没有再推开她,而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在得知她刚才为什么要勾引我之后,我不但不会看不起她,反而还会敬重她,她的确是个伟大的母亲。   虽然她的行为本身可能超出了通常的道德范畴,但是就其出发点而言,她是值得任何人尊重的。   也许是我这个人心软,江瑞香呜呜的哭声让我心中也是一阵揪痛,双手不受大脑控制的做出了连我自己都感到吃惊的动作,我先是伸手将她从怀中扶起,然后是伸出右手勾起了她的下巴,让她带雨梨花般的娇靥近距离呈现在我的面前。   江瑞香仿佛是吃了一惊,停止了哭泣,有些红肿的眼睛带着一丝羞涩的望着我,在我灼灼的目光下,她的娇靥胀得通红,眼睛也闭上了,樱唇却微微张开着仰起来了。   那一刻,我失去理智了,低头狠狠的吻住了那充满诱惑的樱唇,一丝香甜的气息顿时充溢了满口,我陶醉了,双手紧紧的搂住她的腰臀,让她丰腴的娇躯紧紧的贴着我。 

  江瑞香的娇躯一下变得火热,一双洁白晶莹的玉臂紧紧的圈住了我的脖子,香甜软滑的小舌头也主动的伸到了我的嘴中。我只觉得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变得兴奋起来,一手隔着浴巾狠命的揉着她丰满的臀部,另一手则插入到我们两人身体的中间,抓住了她高耸柔软的乳房揉捏起来。   “嗯……哼……”江瑞香激情的与我热吻着,鼻息咻咻,满脸潮红,一手吊着我的脖子,一手却顺着我的胸腹往下抚摸,然后从浴巾的缝隙当中插了进去,一把抓住了我已经一柱擎天的命根子。清凉的感觉从下体传来,我的理智也一下子回来了,我喘着粗气将江瑞香推开了,她一脸错愕的望着我,然后幽怨的道:“你……你嫌弃我?”   “不…对不起……是我不能……”我将头转向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道:“我柳玉麟虽然不一定是君子,但却一定不是小人。你是有夫之妇,我不能做出这种乘虚而入的事情,而且我已经有了心仪的人,我不能做出对不起她、也对不起你的事情来。”   “我明白,是我不好,我先出去了,衣服就放在门口。”江瑞香说完掩面奔了出去。   我心中也是一片黯然,若她不是有夫之妇的话,就算是有玉梅姐夹在当中,我也很可能把她就地正法了。但可惜的是,她是有丈夫的人,不管她丈夫对她是好还是坏,我都不能趁她丈夫不在家的时候跟她偷情,这是我做人的一个原则。   也许有人会觉得我迂腐不堪,但是事实上我并不这么想,有句古话说的好,「淫人妻女者人恒淫之」。   在浴缸的热水里泡了良久,不安分的小弟弟总算是软了下来,擦干身子,换上江瑞香给我准备的衣服,才发觉衣服很合身,看样子应该是她儿子梅云鹏的衣服,因为我看过他们父子的照片,从身材上来看梅云鹏的身材跟我好像差不多。   客厅里静悄悄的,江瑞香和莫雨晴婆媳应该是在楼上照顾梅玉清吧,我叹了口气,也不打算跟她们告辞了,自己打开客厅的门就往外走去,楼梯上传来莫雨晴的声音:“柳先生,您要走了吗?”   “是的。”看到已经脱下睡衣、换了一身休闲服的莫雨晴走了下来,我就站在门口没有继续往外走。趁着她下楼梯的功夫,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梅家的大少奶奶,嗯,瓜子脸、丹凤眼、柳叶眉、瑶鼻皓齿,秀发飘飘,身材婀娜,还真是一位古典美人啊,只是她脸上一股抹不开的愁思和幽怨让人感觉她有些楚楚可怜的,唉,又一位大家族当中的深闺怨妇。   “柳老师,我送你出去吧。”莫雨晴把我送到了别墅的院门外,她本来是想开车送我回去的,但是被我拒绝了。在我们分手的时候,她犹豫再三后对我幽幽道:“柳老师,婆婆她是个很可怜的人,你今天真是很伤她的心啊。”   我默然半晌,然后反问道:“那小姐你设身处地的替我想想,你觉得我该怎么做呢?”   莫雨晴沉默半晌,颓然叹道:“柳老师,对于小妹给您和您的家庭造成的巨大痛苦,我也深表歉意,说起来我也逃脱不了干系啊,要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跟她哥哥吵架,后来也就更不会闯出这个大祸来,所以我希望您能放过小妹,您如果还有什么要求,我们会尽全力满足您。”   我默然半晌,然后摇了摇头道:“说句心里话,我是非常不愿意收下你们的钱的,但是有人非常需要钱来摆脱困境,所以那两百万我收下了,以后我也不会再追究这件事情了。不过我希望你们能用你们的钱多做些善事,在这个社会上有很多人是需要帮助的。”   “柳老师,您放心,我和婆婆一定会听从您的劝告多做善事的。”莫雨晴听我答应不再找梅玉清的麻烦,显得十分的高兴。跟她告别后,我一个人慢慢的往回走,脑海中思绪万千,好像是终于解脱了似的,又好像觉得对不起玲。是不是我太心软了,让江瑞香和莫雨晴婆媳两人这么一闹,我竟然无法狠心再对梅玉清追究下去了,也罢,我想玲如果知道了我面临的处境,一定会也谅解我的。   坐车时只有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但是走起来可就得一个多小时了,我形单影只的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脑海中不断的闪过各种念头。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说快也快、说慢也慢,不知不觉当中我已经走进了熟悉的校园,白天喧闹的校园如今是万籁俱寂,四周也没有任何一点灯光,我估计这个时候都快凌晨三点了,所有的人都睡下了。   “…带我去吹吹风……吹吹风……”夜风中飘来断断续续、不成调的歌声,而且好像还是女孩子的声音,难道是女鬼?我马上自己就觉得好笑了,竖起耳朵倾听了一下,发现歌声好像是从操场的一角传来的,我就着月光,慢慢的顺着声音的方向摸了过去,声音渐渐近了,也越来越清晰了。   咦,那边乒乓球台上好像有个黑糊糊的东西,声音好像就是从那传过来的。   我满腹狐疑的走了过去,突然觉得声音怎么有些耳熟,脑袋里「嗡」的一下,这不是若兰的声音嘛?   “若兰……”我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把喉咙堵住似的,眼前也一片模糊,眼泪都差点下来了。   可不正是若兰那丫头正躺在乒乓球台上,哼唱着不成调的歌曲?   我才一走近她的身边,一阵浓烈的酒气就扑面而来,熏得我直皱鼻子,伸手去扶她起来:“若兰,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喝得醉醺醺的跑到这里来?”   “谁啊?哦,柳叔是你啊,我没醉。”咦,这丫头都醉成这样了还说没醉,不过她还能认出我来,倒是说明她还真是有几分清醒。   我将她从乒乓球台上扶了下来,没好气的道:“还说没醉,没醉怎么三更半夜跑到乒乓球台上躺着?来,我扶你回去。”   “柳叔,我真的没醉,这里凉快。”若兰这丫头还真嘴硬,手冻得冰凉,这要是冻出病来可怎么办?我也不跟她纠缠,半抱半搂的扶着她高一脚、低一脚的往教师宿舍楼的方向走去,心头的一块石头也算是落了地,因为毕竟她只是喝醉了酒而已,没有做出其他更出格的举动,否则我可真没法跟玉梅姐交待。   眼看着已经就快到门口了,若兰这丫头却突然打了个酒嗝,一阵强烈的酒气从她口中溢出,我还来不及皱鼻子,她就哇啦一声吐了起来,我是躲避不及,今晚第二次遭受醉酒之吐。哇哩勒,我这是得罪天上的哪位神仙了,让我一晚内连续被人吐了两次,真是晦气呃。   刚才抱着梅玉清被她吐到的时候,我是想把她扔到地上,不过现在扶着的是若兰,我可没敢有这种想法,何况若兰还向我道歉来着:“对……对不起……柳叔……”   “吐都吐了,还道什么歉啊?”我没好气的说道,扶着有些踉跄的若兰向楼梯口走去:“小心点。”呼,总算把这丫头扶到家门口了,刚才还有些清醒的她吐过之后好像浑身都没力气似的,几乎是被我抱上楼的。等我把若兰放在门边,开门进去把灯打开再出来,发现这丫头竟然靠着门边呼呼大睡了起来,我试着唤了她几次,结果她根本没反应,看样子是酒劲上来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把若兰抱进了屋,再看看她和我身上都沾了不少秽物,我也没敢把她往床上放,而是让她站着,然后把她的衣服给脱了。当然是不可能脱光的啦,不过她身上也只剩下黑色的胸罩和白色的小内裤了。我去浴室拧过一条热毛巾,为她擦了擦脸和身子,然后把她抱上了床安置好。在整个过程当中,我几乎是目不斜视,但是还是「不小心」看了几眼。   说真的,若兰的身材比她母亲还好,胸前的双峰一点不逊于乃母,形状却更漂亮;身材比玉梅姐修长,曲线更加优美;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她那条小的不能再小的内裤,中间凹陷进去了一块,沟壑隐现,还有少许黑色的阴毛从内裤的边缘露出,让人看得血脉偾张。不过我在内心中毕竟是把若兰看作自己的女儿一样,所以虽然心中微荡,但还能把持得住理智。   安顿好若兰之后,我自己也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等我一切安顿好,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因为不太放心若兰,所以我并没回自己的家睡觉,而是裹了条毯子在玉梅姐家客厅的沙发上对付着。   果然不出我的意料,我才眯上眼没多会,就听见若兰在卧室里迷迷糊糊的喊着要喝水,说不得我只得服侍神智不清的她喝水。当初我喝醉酒的时候,她母亲玉梅姐想必也是这般照顾我的,现在轮到我来照顾她的女儿,这倒真是巧了。   待若兰喝完水后我随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我的妈呀,烧得烫手啊,这丫头半夜三更的跑到操场上吹冷风,不发烧才怪。我心中暗自责怪她不知爱惜自己的身体,急匆匆跑回家一阵翻箱倒柜,总算找到了退烧药,给若兰吃了两片之后,我守在她床边等她退烧,待得天边发白的时候,若兰的烧总算退了,我也长吁了口气,回到了客厅。   看着窗户外面已经有些亮光,我抓紧时间迷迷糊糊的打了个盹,再醒来时发现已经是六点多钟了,赶忙打开了电视。   早晨六点三十八分,带着中国第一名宇航员杨利伟的「神舟五号」返回舱平安落地的画面终于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我的心情也重新激动了起来;看着宇航员杨利伟走出返回舱向四周的群众招手的画面,我不禁想到,如果中国那些当官的都能像这些默默奉献的航天工作者一样,中国何愁不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ff6m.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ff6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