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fg5q.com

今天,我們辦公室的盛老師又在我上樓梯的時候偷瞄我的裙底,他好討厭。   ——宋薇薇   中國,沿海著名曆史文化名城——H市。   在S省的省會城市,有一所私立的H市高級中學。因爲S省領導的子女大抵都在這所高中讀書,所以,民間一般直接稱呼它爲「貴族高中」。   今年,這所名揚省內的高中又新調動來三位新老師,其中就包括我——畢業于名牌大學的宋薇薇。在畢業后下鄉曆練了兩年,我終于可以調動到這所貴族學校,和我的老公在一起工作了。   我的老公姓劉,個子高高的,瘦瘦的,帶著金絲邊的眼睛,他那種優雅的氣質和眼睛里偶爾流露出的憂郁深深地吸引了大學里懵懂的我。在讀書的時候,我們就墜入了愛河。老公對我千依百順,自從去年我們結婚之后,他更對我體貼入微。   雖然在北京讀大學時默默無聞,但是從美女滿街跑的藝術類學校畢業出來的我到了這里,卻的確算得上是鶴立雞群——盡管S省的H市也是個以出産美女聞名的地方。校長在主席台上介紹我們三位新老師時,我明顯看到了,當我走上台去向大家問好的時候,台下那些年輕男老師們熾熱的目光,甚至有男生輕佻地吹了一聲口哨,那些被校長冗長的演說弄得昏昏欲睡的孩子們,都對我投來了各色目光:有仰慕,有激動,也有屬于女生的嫉妒。   哼,小屁孩也知道嫉妒?雖然我宋薇薇不自以爲是地認爲自己是一等一的國際大美女,但也對自己的姿色很有信心。對于高中部那些尚未發育完全的小女生來說,我的優勢可不是一點半點:光是我白皙的皮膚,就讓她們多買一大箱護膚品也趕不上;更不用說我長長的美腿和高聳的乳峰、纖細的腰肢,就是站在一群模特中間,我也絕不遜色;加上我精致的五官,雖然算不上絕美,但也算是個清麗佳人,正符合我教師的身份。   接到課程表,我才明白,我們校長絕對是以貌取人的家夥!看我長得這麽漂亮,竟然給我壓下了班主任的重擔,雖然只是教導一群高中生學習美術,但我相信,如果讓我執教語文或者英語更能發揮我班主任的威嚴。美術老師做班主任?開什麽玩笑……   開學第一天,我就生了一頓悶氣。班里的學生們根本對我不服氣,我新教師的威嚴尚未使他們臣服,如果有威嚴的話……上課的時候,一群小屁孩就咋咋呼呼,只顧聊天打屁,或是專心致志地玩弄自己的手機,對我絞盡腦汁備好的的色彩認知課充耳不聞,最后竟然還有一個頭發挑染成金黃色的男生色迷迷地大喊了一聲:「老師今天給我們解釋的什麽色溫、色相我聽不懂!還是干脆點,你來做模特,讓我們畫畫人體寫生更好呀……」四周響起了一片壓抑的淫笑聲。   「你……你站起來!」我生氣了。   「站起來?要和我來個雙人體寫真嗎?同學們一起畫吧!」他嬉皮笑臉地走過來。   「你滾!」我又驚又怒,摔門而去,跑到辦公室大哭了一場。   事后,我打聽到這個帶頭起哄的男生姓譚,因爲家里有權有勢又有錢,身邊聚集的一幫纨绔子弟都尊稱他一聲「譚少爺」。太囂張了!我決定,去他家里家訪一次!   得知了這個消息,班里的男生們都哄笑起來。而毫不知情的我卻受到了同辦公室里盛老師的勸谏:「小宋啊,你是新來的,不知道那個譚公子家里的情況也不怪你……」說著,他抿了一口茶水,直勾勾地看著我。   我疑惑地看著他,等著他的下文。   「小譚家里的家長,那是我們省里跺跺腳,全省都要地震的人物!」盛老師的目光在我的臉和胸部上遊移著,「他爸是主管經濟的副省長,雖然快退休了,但是權勢熏天,門生故吏遍天下。他媽則是剛提拔上去的省紀委的領導,年輕有爲……」   「他爸和他媽年齡相差很大?」我聽出了弦外之音。   「他爸是老來得子,前妻們都沒能給他生下個男孩,都離了。不然,他媽能那麽年輕就提拔到那樣的位置?」盛老師又把目光投向我裸露在短裙外的白皙小腿,那色迷迷的眼光打量得我有些不自在。   「所以就特別寵著他是嗎?」我還是余怒未消。   「心知肚明就可以了。這樣的學校霸王,你可千萬不要得罪!」借著倒水的機會,盛老師走過我的身邊,一邊說話,一邊拍拍我的肩膀。   不行,絕對不能這麽算了!今天第一天上課,他就那麽張狂,到以后我們倆誰管著誰呢?我非要借著他爸媽的手,打下他的囂張氣焰不可!   下班后,我謝絕了老公騎著小摩托車送我去家訪的好意,獨自打的來到了H市中心里的所謂「貴族」住宅區。據說,我們省、市的領導倒有一大半把房子買在這里。天曉得他們的工資是如何買得起這里幾千萬元的別墅!   登記過來客姓名,穿過門禁森嚴的崗哨,走過幽靜的林間小道,在一個寬闊的人工湖邊,我找到了學校里譚少登記在冊的地址。進入一個幽靜的、載滿花木的小院子,在花紋繁複的高檔防盜門上找到門鈴的按鈕,我恨恨地按了幾下。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出來開門的倒不是什麽管家或者菲傭,而是我們班里的吳德同學。看著吳德討好的笑容,我心想:走錯門了?我疑惑地又瞥了一眼手里捏得一手汗濕的寫著地址的小紙片。   「宋老師,快請進吧!你沒有走錯。」門口陸續出現了幾位我們班里學生的身影。除了吳德之外,還有帥氣的許偉、一臉青春痘的馬建強、人稱「江瘋子」的江程健。   「這里是不是譚浩天的家?」我自以爲充滿了教師威嚴的語氣,不知道爲什麽,偏偏這個時候好像有些響不起來。我回想起出發前溫習的學生資料,發現這幫小子大多是省市級領導的兒子。而那個吳德,卻是郊區一個縣長的兒子,他平時也是打腫臉充胖子似的厚著臉皮自稱高干子弟,死乞白賴地跟著譚少一起混。而譚少圈子里的學生大多看不起他。   「是啊是啊,宋老師快進來吧。我們都住這個小區,都在譚少爺家里做功課呢!」許偉是我們H市許副市長的二公子,據老師們說,他一向很有心計,也蠻有人緣。   看著豐神俊朗的許偉熱情的笑容,我總算覺得舒服了一些,在這幫公子哥的簇擁下進入了寬敞的客廳。客廳布置地很豪華而浪漫,一股現代氣息撲面而來。   光是那套真皮沙發,價格就在幾十萬上下。唯一和環境格格不入的是,譚浩天這個小鬼正半躺在皮沙發里抽著煙,眼睛盯著牆上的大屏幕液晶電視。電視機里正播放著一部日本的成人影片,一個女教師打扮的女優正被一個學生打扮的男人壓在教室里的課桌上強奸,嘴里還不停地叫著「呀滅跌……哦……呀滅跌!」   這個小畜生!存心要給我個下馬威嗎?我怒極了,三步並作兩步跑過去,奪過他手里的遙控器,關掉了電視機。   「黑色的內褲嗎?老師,你好悶騷啊!」譚少慢悠悠地直起身體,把手里的半截煙頭扔在精美的地毯上,用皮鞋撚滅。   我這才意識到,我跑過去拿遙控器,短裙有些寬松的裙口正對著沙發上小畜生半躺下的身體。「譚浩天同學!請你放尊重些!你爸媽就是這樣教育你尊敬老師的嗎?」我氣得渾身發抖。   譚少不慌不忙的神情,和課堂上故意起哄時張狂嘴臉大相徑庭。他翹起二郎腿,優雅地說道:「美女老師,請坐吧。」   「哼!」我冷哼一聲,氣呼呼地一屁股砸在真皮沙發里。另外幾個學生都紛紛聚攏在譚少周圍坐下。   「老師嗎?在我們眼里,老師和所有女人一樣……都有個價格!」譚少戲谑的眼光盯緊了我的臉,他笃定的神情贏得了旁邊所有追隨者的信任目光。   「別以爲你的父母是領導就了不起!你們也就是一幫纨绔子弟!離開了父母輩,你們什麽都不是!」我氣憤難平,「還學會看黃色錄像了?今天我是來家訪的,我要見你的父親,他在哪?」   「今天早上和我媽一起飛歐洲旅遊去了。」譚少慢條斯理地說,「順便補充一句,那叫A片,不叫黃色錄像……」   「你!你這個小流氓,下次不許看這樣的東西!對你們沒有好處!平時可以做做體育運動緩解壓力。」我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準備找個理由離開。   「怎麽,老師不喜歡看日本的A片?那歐美的怎麽樣?」譚少不緊不慢地抛出另一個問題,使我難以一下子脫身。另外的幾個都饒有興趣地看著我和譚少談話。   「你……」我氣得說不出話,憤然起身,準備離開這里。   「等一下,老師!」譚少突然收起笑臉,板起臉孔,拿起沙發上另一個遙控器,按下開關。「讓我的女仆送您出門吧!」譚少眯起眼睛,看著客廳另一邊的小門。   小門緩緩打開,幽黑的小房間里回響著一陣陣「嘀嘀嘀」的電子音樂聲。聽到這個聲音,譚少身邊的男生都明顯地出現了一種期待的表情。正在我好奇是誰跑出來送客的時候,從房門后面,竟然慢慢爬出了一個人。   我真的沒有眼花嗎?那個爬出來的是人——是一個女人,而且是個沒穿衣服的女人,身上不著寸縷,********!我起初以爲是譚少的電子玩具,諸如充********之類的電子機器人,但當這個女人慢慢爬到客廳中央之后,我發現,那確實是個真正的女人,她的脖子里正套著一個響著電子音樂的狗項圈,項圈上一閃一閃地亮著紅色和綠色的跑馬燈——如同一只山寨版的手機。   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她光溜溜的屁股后面,甚至插著一支毛茸茸的老虎尾巴。之所以我沒有用「粘」或者「綁」這樣的字眼,因爲這支虎尾確實是「插」在她的身體里面的——虎尾一端被連接在一支粗大的假陰莖上,插在她的肛門里面。瘋狂扭動的假陰莖正在她的屁眼里發出「嗡嗡」的震蕩聲。   我徹底懵了,不知道該逃出去,還是留下來看個究竟。我無從選擇,因爲我的腿已經因爲瑟瑟發抖而無法邁動一步。當這個裝著老虎耳朵頭飾的女仆爬到譚少面前,擡起頭來,對他說「主人」的時候,我再也支持不下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是她!我們省電視台最紅的女主持人,人稱H市明珠的依晴!我感到一陣的頭暈目眩。爲什麽?連我們S省最當紅的娛樂界大腕,也要在譚少的家里卑躬屈膝,裸體討生活嗎?看她裸體戴著狗項圈,插著虎尾的的淫蕩樣,和電視里談笑風生、神聖不可侵犯判若兩人!是什麽樣的力量能促使她屈服如斯?我感到后背一陣陣地發涼,一種恐懼感伴隨著急促的呼吸迅速爬滿了全身。   「怎麽樣老師?依晴小姐已經在我家服務了多年。以前她可一直是我父親的禁脔,現在他在去歐洲之前,把依晴留下來照顧我。你說,這樣的女仆還算可人吧?」   譚少伏低身體,輕輕拍打著依晴挺翹的臀部,發出輕輕的「啪啪」聲,而依晴跪趴在譚少面前,臉上露出享受的微笑。   另外幾個惡少眼睛瞬也不瞬地緊盯著面前的裸女,視線齊刷刷地聚焦在依晴插著假陰莖的臀溝。許偉艱難地吞下一口唾沫,在譚少耳邊輕聲問道:「大少,上次那個拉丁舞老師呢?我還以爲是她呢!怎麽就換成了依晴小姐,檔次升高了嘛!」   「拉丁舞老師?哦,你說小楊老師啊……」譚少瞄了我一眼,並沒有降低聲音避諱我,「本來想要把她調動到市委宣傳部的,后來她喝醉酒,不小心把事情透露給她男朋友知道了……只好……哼哼,她家里的撫恤金早就到位了。她男朋友也可惜了,才20多歲。黑子他們做事一向干淨利索,何況省廳里都是我們家的人,誰敢管這樣的事!」   說罷,他愛憐地拍拍依晴晃蕩的大乳,柔聲道:「你不要怕,憑你的表現,以后成爲我們S省電視台的一把手,絕對沒有問題!」依晴的屁股搖晃地更賣力了。   譚少站起身,慢慢地向我走過來,锃亮的皮鞋踩在羊毛地毯上的沈悶聲音,猶如重錘敲擊在我的心上。   「你……」我已經徹底沒有了底氣,掙扎著用沒有力氣的雙手和雙腿徒勞地撐起身體向后倒退著爬去,「譚浩天,你放了我吧,今天的事情,我保證不說出去!放了我吧,讓我走,我保證以后不來找你的麻煩……」我神經質地絮絮叨叨重複著這些話。   「放了你?你說,小楊老師會不會來找你呢?」譚少很滿意我臉上驚恐萬狀的表情,他蹲下身體近距離仔細看著我的臉,柔聲道:「我知道,你家里條件並不是很好,爲了你上大學,家里欠下了一些小錢,連你媽媽的風濕病都沒有及時治療……你的弟弟爲了你能到北京讀書,放棄了繼續讀書深造的機會,去了你們當地的化工廠做技術員……萬一我們小楊老師不來找你,而是去找他們……唉,現在的社會,交通事故真多……」   「別說了!求求你,別說了……」我帶著哭腔,卻發現眼淚早已不受控制地滑落臉龐。我相信,這樣的惡少絕對什麽事情都干得出來!   譚少饒有興味地用手捏住我的下巴,用力擡起我的臉,安慰道:「美女,叫我一聲『主人』,我就放了你!」   我徹底崩潰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fg5q.com